奥博APP-推荐

                                                                  来源:奥博APP-推荐
                                                                  发稿时间:2020-06-01 11:37:10

                                                                  新京报:您认为离婚冷静期是“以极少数人的婚姻问题强迫绝大多数人为此买单”?

                                                                  蒋胜男:让全员强制进入“离婚冷静期”,是对婚姻自由权某种意义上的背离,也是对公民理应对自我负责行为的承担义务能力所做的剥夺。

                                                                  新京报:《芈月传》和《燕云台》都是少女的成长史,用网友的话来说就是“大女主”,您喜欢讲述大女主的故事?

                                                                  蒋胜男:我想让更多人了解我们的祖先和我们的历史文化。历史题材能让我找到兴奋感。

                                                                  西安奔驰女车主薛女士,此前因多次维权无果坐在车引擎盖上哭诉,一度成为话题人物。事发后,民办学校西安高速铁道技工学校邀请薛女士以直播形式帮助招生宣传,双方于2019年6月签订合作协议。

                                                                  蒋胜男:我建议可以借鉴其他行业经验,比如现在房屋买卖合同、劳务合同等,由政府管理部门介入,推出一个相对保障作者、公司双方平等权益的格式合同,进行备案确权,明确管理部门在合同签署中的重要作用和著作权格式合同类型。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协议内容显示,西安高速铁道学校聘请薛女士为形象推广大使,后者需每日(除法定节假日外)开展一场直播讲座,时长3小时,每周拍摄一个宣传学校的小视频,每周开展一场大型公益讲座。校方将支付薛女士年推广宣传费用100万元(税后),按12个月平均付给薛女士。

                                                                  蒋胜男:我打算提交8个建议,关于民法典草案第1077条“离婚冷静期”应该删除的建议;呼吁著作权格式合同尽快推出的建议等等。

                                                                  蒋胜男:根据《2016年中国婚恋调查报告》等相关调查,闪婚闪离、草率结婚离婚的人不足5%,绝大多数人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决定婚姻大事的。法律不应该用小部分人的情况来一刀切地对待整个想要离婚的群体。不能因为要对冲动型离婚给予冷静期,而忽略了将近95%的其他类型离婚当事人的权利,没有理由让全体离婚当事人因为这极少数人而买单,增加痛苦。

                                                                  蒋胜男:民法典草案第1077条规定“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前款规定其间届满后三十日内,双方应当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未申请的,视为撤回离婚登记申请”,即为社会热议的“三十天离婚冷静期”,这是此前婚姻法规中没有的,这一条款出来,引发了社会较大争议。这个条款出台的初衷本是为了避免当事人轻率、冲动离婚,维护家庭稳定。但以极少数人的婚姻问题强迫绝大多数人为此买单,在已经确认失败的婚姻中被迫延长痛苦,甚至因此有可能激化矛盾,增加人为冲突,很可能结果与良好初衷适得其反。